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残梦的博客

枕上一声残梦醒,千秋胜迹总苍茫。

 
 
 

日志

 
 

张联桂与贺州  

2015-07-12 18:03:09|  分类: 贺州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联桂,1838-1897,字丹叔。清代道光十八年(1838)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府江都县浦头乡(今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浦头镇)。其5岁时即道光二十二年(1842),随其父张薰迁至江都县城即扬州城厢的南河下街西首定居。19岁时即咸丰六年(1856)考入县学,为庠生,即秀才。时因太平军占江宁(即今江苏南京),江南乡试停止,其以附贡生的身份到北京参加直隶省顺天府的乡试,其“为文高古,不合俗尚,五应顺天试不售”。张联桂其时在京入赀为太常寺博士而步入官场,后历任:广西桂林府盐运、水利同知;广西灵川县知县;广西贺县知县;广西全州知州;广西庆远府知府(丁忧未到任);广东高州府知府;广东惠州府知府;广东潮州府知府;广东分巡惠潮嘉兵备道道员;广东储粮道道员;广东分巡惠潮嘉兵备道道员;湖北分巡荆宜施兵备道道员;广西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广西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广西巡抚,其全称为:巡抚广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兼理粮饷,加节制通省兵马衔,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
张联桂的一生,把清朝的地方主官(正印)除了总督外一级不拉的做了个遍。其为官勤能且清正,因其在巡抚任上对中法战争后的中越边界事、中日甲午战争事持卫疆首先提出了对日要持久战的理论,主战的态度和行为,被后人称为爱国疆吏。
张联桂以家庭成分为会计平民、个人出身为秀才(附贡),最后能做到清廷的封疆大吏,其经历也算得上传奇了,其经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清代晚期地方政治的一个缩影。
虽然在贺县只有一两年,却留下了许多宝贵的事迹。
同治十一年八月,广西贺县知县张联桂发告示《劝兴蚕桑示》劝县民栽桑养蚕缫丝。其在告示文里写道:“本署县生长江苏,耳闻目击,深悉此事为之甚易,得利无穷,久欲兴办,诚恐地土不宜,天时不正,徒耗民财无补于事,是以欲言而止者屡矣。”张联桂在到贺县任职的同治十年(1871)冬天,在接见贺县的士绅时,曾劝县民试办蚕桑。当时即有贺县的秀才严文德
采纳此意,其前往广东购得买桑树五百株,至十一年春天择地种植。至八月,叶大于掌,其色光润,饲蚕必肥,其所购蚕子均为新蚕,丝肥而润,虽不能比江浙之净丝,亦与广东所产者无异。严秀才又在广东找到一熟悉蚕事的蔡姓夫妇,聘请其到贺县经营,传授贺县的男女个工人缫丝。
     后来张联桂到严秀才的蚕桑场现场视察,一看就大为感概,还恨自己才来贺县时胆小,未能一开始就予以大力推广。于是立即写告示,在全县推广蚕桑种养。开启了广西蚕桑养殖的先河。
同治十一年(1872)五月,贺县知县张联桂作了<<捐修桂岭乡沿江桥梁道路记>>。
当时,广西贺县原有个养济院。养济院就是收养孤寡穷人和流浪乞丐的场所,官府也有拨款口粮银两的预算。但在咸丰八年陈金刚攻陷贺县期间,兵乱时养济院倒塌。张联桂到任后,怕时间久了这慈善事业荒废,于是就自己捐廉款并筹款,仍在原址建造养济院一所,计瓦屋五间,又将流落在外的孤贫十二人招回居住供养,并将贺县原有孤贫银两的预算,仍然按月按名支给口粮。最后,还召集有关人员,议立章程,勒碑遵守,以垂久远。
       贺县原有个临江书院,其运行费用一直是有出处的,到了咸丰年间,贺州兵乱,书院荒芜,图籍失据,一切都名存实无了。张联桂到任后,要求各乡绅,小康之户最少须捐银十两,这是带有自愿的强制捐款,收到的捐款交典当生息,这年息的三分之一给书院先生做薪酬,三分之二给学生做学习补贴和奖学金。促成了贺县的公益教育事业的延续。
?
同治九年约为十一月,张联桂即任广西贺县知县。这里还有一个小故事。据张家后人传说,张联桂先前在灵川县当知县时,那年年关穷得不得了,就差派一个管家到省城桂林借钱,借的是官银,就是省里应发而未发的养廉银,先借着用以后再结账,省里总不能眼看着下属因没有银子,就饿着肚子过年吧。
这在灵川县年关穷困之事,在张联桂当年在灵川县所作的诗<<己已除夕>>一文中说到:“依旧清风莫疗贫,今年底事独艰辛。”
后来银子是借到了,不过,借到以后,这位去借银的管家在桂林听说一位副省级官员的得宠姨太太生了一位公子。这管家胆也大,他在桂林就一个人做主,用张联桂的名义把这银子送去做贺礼。
张联桂知道管家把刚借到手的银子送礼后又气又怕,气的是无银子过年,怕的是这拍马屁拍到马腿上,这小小的一个知县前程也会完蛋,哪知这一拍,竟然拍得恰到好处。据说这位姨太太正因为无人送礼而感到丢失了面子,谁知竟还有这样知情识趣的灵川县知县。于是过了不久,张联桂就由全省“最穷最苦”的灵川县调到全省“最阔最富”的贺县当知县了。
关于借银送礼这一节,没有资料能直接证明有其事,属坊间传闻,不过终其张联桂的一生,其绝不是靠吹牛拍马上升的,在没有很显赫家庭背景的一介秀才,一路升迁到抚台的边疆大吏全靠运气也是不大可能的。他做到了清廉自守,保持了读书人的清风亮节。“薄宦十年何所有,半肩行李半诗囊。”(<<自嘲>>诗)恰是他的真实写照。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